政府註冊信託師 Jane Woo 胡雪貞接受星島日報訪問,分析現時加國華人處理債務時所面對的困擾

清理債務應盡早求助,壓力大恐致失眠抑鬱

註冊信託師胡雪貞表示,華人和少數族裔特別認為債務是一個臉子問題,因此不願意與親友提及負債,但親友可以從蛛絲馬跡知道當事人有債務問題。有金錢問題會令人感到很大壓力,失眠和工作欠佳。很多人看到賬單根本不敢打開,眼不見為淨。負債者如果不願意面對現實,採取逃避的態度,自我孤立和抑鬱,嚴重時甚至會有輕生的念頭。

婚姻問題以前也是一個涉及臉子的問題,但社會逐漸接納單親家庭。胡雪貞指出債務問題的情況也大同小異,愈多人提及社會便會慢慢打破忌諱。與親友談論債務既可以減壓,也能夠知悉更多解決的渠道和方法。

胡雪貞稱,八、九成的華裔負債者選擇債務重組,因為比破產容易接納。大部分有債務問題的人已經踏入40至50歲的中年,既要負擔子女,又有房屋和汽車貸款,很多債務是年輕時延續下來,如果再加上失業,又難以重新就業,問題更嚴重。尤其值得關注是,去年65歲以上求助的人增加50%,都是中年時未能解決的債務,一直延續到退休後。年齡最高的一名負債者已經85歲。
拖延卡債利疊利翻身難

信用卡是最常見、最容易發生的負債類型,因為不必再經過銀行重新審批。她說社會上很多人以為「長命債、長命還」,只需要支付最低還款額,但如果以30%複息計算,一旦負債將難以翻身。

胡雪貞稱以她的一名客戶為例,他欠4,000元卡數,但即使剪卡只是供息也要37年。如果未能償還本金,支付利息後的欠債仍會繼續增加,利疊利只要一、兩年時間便會到信貸額頂點。她剛在溫哥華便遇到兩名70多歲的退休夫婦,兩人合共欠下70萬元卡數。
她說,很多華裔到走投無路才求助,但實際上可以提早解決,依據聯邦法例,進行債務重組或申請破產,免卻平白負擔多年的債務。

不少人欠債累累後返回原居地,以為7年後便可以脫身。她說,債權人可以每2年續債。因此很多人6、7年後重
返加拿大時,發覺原先欠下的10萬元已經增加至大約20萬元。

星島日報記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