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府注册信托师 Jane Woo 胡雪贞接受星岛日报访问,分析现时加国华人处理债务时所面对的困扰

清理债务应尽早求助,压力大恐致失眠抑郁

注册信托师胡雪贞表示,华人和少数族裔特别认为债务是一个脸子问题,因此不愿意与亲友提及负债,但亲友可以从蛛丝马迹知道当事人有债务问题。有金钱问题会令人感到很大压力,失眠和工作欠佳。很多人看到账单根本不敢打开,眼不见为净。负债者如果不愿意面对现实,采取逃避的态度,自我孤立和抑郁,严重时甚至会有轻生的念头。

婚姻问题以前也是一个涉及脸子的问题,但社会逐渐接纳单亲家庭。胡雪贞指出债务问题的情况也大同小异,愈多人提及社会便会慢慢打破忌讳。与亲友谈论债务既可以减压,也能够知悉更多解决的渠道和方法。

胡雪贞称,八、九成的华裔负债者选择债务重组,因为比破产容易接纳。大部分有债务问题的人已经踏入40至50岁的中年,既要负担子女,又有房屋和汽车贷款,很多债务是年轻时延续下来,如果再加上失业,又难以重新就业,问题更严重。尤其值得关注是,去年65岁以上求助的人增加50%,都是中年时未能解决的债务,一直延续到退休后。年龄最高的一名负债者已经85岁。
拖延卡债利叠利翻身难

信用卡是最常见、最容易发生的负债类型,因为不必再经过银行重新审批。她说社会上很多人以为“长命债、长命还”,只需要支付最低还款额,但如果以30%复息计算,一旦负债将难以翻身。

胡雪贞称以她的一名客户为例,他欠4,000元卡数,但即使剪卡只是供息也要37年。如果未能偿还本金,支付利息后的欠债仍会继续增加,利叠利只要一、两年时间便会到信贷额顶点。她刚在温哥华便遇到两名70多岁的退休夫妇,两人合共欠下70万元卡数。
她说,很多华裔到走投无路才求助,但实际上可以提早解决,依据联邦法例,进行债务重组或申请破产,免却平白负担多年的债务。

不少人欠债累累后返回原居地,以为7年后便可以脱身。她说,债权人可以每2年续债。因此很多人6、7年后重
返加拿大时,发觉原先欠下的10万元已经增加至大约20万元。

星岛日报记者